《秦殇之诸子百家》第五章 白猿盗书赠曹翙 桓公葵丘会诸侯

临淄

齐桓公,不,现在应有成姜小白端坐在王座上,双目炯炯有神的瞅着阶下的众臣。鲍叔牙正身立在最前排。

今国内之乱已平,然公子纠及其党羽仍逃逸在鲁。我欲以齐之威征伐楚国,众卿可有良策?姜小白问道。

臣以为不可,鲍叔牙率众而出说道,今我王刚上位,国内不稳,伐鲁之事宜待后思而行。然则若以国威或许可行。

准!

公元前685年,姬同迫于北魏三军压境之威,于笙渎诛杀公子纠。齐师从边境后退三十里,鲍叔牙与阵前约见姬同。

大王果然是守信之人,纠和自己王本是弟兄之争,奈何竟想诛杀与国外。明日公子纠已被诛杀,但一贯射伤我王的管敬仲和召忽却避开在鲁地。希望大王可以将他们捆绑送到那里,桓公要亲身处死他们!鲍叔牙说道。

姬同望着明朝的武装部队默然不语。

召忽在鲁军阵后拉住想要走出去的管仲说道:“我固知道管子有相天下之大才,今公子纠已被诛。但梁国如故我们的故里,希望管仲你绝不怀恨小白,若是有时机肯定要帮衬梁国变得强大起来。忠君之事我召忽做了,忠国之事就靠管仲您了!”说罢,对着管敬仲躬身行礼,默然提剑走到两军阵前。

召忽望着天涯下跌的老龄,默默的叹了口气。转身向着姬同说道:“感谢您在公子纠困窘之时收留我们,却不想给你带来这么大的分神,今日就让大家来报答您吗!”召忽举起手里的剑,轻轻的从脖颈划过,面向着北宋的趋向倒了下来,眼睛仍然牢牢的瞅着鲍叔牙。就像是在诉说什么。

管子自队后自缚而出,如召忽一般先向姬同行礼。随后逐渐的走向鲍叔牙说道:“昔日之箭乃我射出,只是没悟出明天这么的结果。现在公子纠和召忽都死了,留下的工作就由我来做好了。不要在难堪秦国。”

哼!你以为你还是可以有限支撑自己?我王已经在殿前准备好了大锅,你准备跟我回到变成热汤吧!鲍叔牙冷冷的说道。说完轻轻挥手,从齐军走出八个兵卒押着管子回到队伍容貌中。

诸军退散而归。

临淄 桓公殿

姜小白来来回回的踱着脚步,眼中目光来回闪烁。脸上的表情一会儿阴冷一会儿纠结。

皇太子是被缚的管敬仲,分歧的是身边多了多少个刽子手。面前多了一口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沸腾的大锅。

高手,您在那晃的自我眼都快要花了。鲍叔牙抱怨道,我或者那句话,如若您想称霸诸侯那就录取管敬仲,如若你只想保持唐宋,现在我们就足以把他大卸八块扔进锅里,而且自己肚子也有些饿了!

姜小白停下脚步,眼睛直直的看着殿下被缚的管敬仲。鲍卿,你说她有经天纬地之才,我却怎么看怎么都觉着那就是一个只会放冷箭的小人。大家照旧把她扔到锅里去呢!

王牌,管敬仲此人我们从小就在一块儿。他的才识我是老大的通晓,要是非要和自身比的话,大致七七个自我的金科玉律呢!鲍叔牙躬身说道,可是那人有个毛病,不是礼贤连长的圣上他一直不会使出全力,反倒喜欢逃跑。

只是他可是公子纠的师资,而且前些日子但是狠狠给了我一箭的玩意!齐桓公咬牙说道,说道那里如同胸口的职位又微微疼痛起来。

之所以自己说嘛!要么处死他,因为他顶嘴了高手的威严,让大王蒙(wáng méng )羞。这样的话曹魏再也尚未人敢龃龉大王,大王也就建立了严穆;要么放了她并收录他,让天下人都清楚固然是射伤了一把手的人假如有才学,大王也一律不争执,那样的话天下的有才之士都会跑过来援助大王了。大王您自己考虑吧!鲍叔牙说道。

鲍卿之前和他是有情人,为何不替他求情呢?姜小白突然奇怪的问道。

求情?我以为没有那个要求。大王心里的想法我觉着我似乎能懂一些。鲍叔牙说道。

哈哈哈!姜小白突然大笑起来,这就按你觉得自己的想法去做啊!

听见那里,殿下被缚的管敬仲深深的松了一口气。他粗暴的看了一眼翻滚的热水,心里暗暗说道,这么大一锅水,烧开得费多少柴禾!

鬼谷

自鲍叔牙辅佐齐桓公,不,姜小白上位后,王禅老祖的小院彻底从不了平稳。名不见经传的鲍叔牙在这一场王位争夺战中大放异彩,而玄微子的大名也早先在诸侯国传言四起。不时有成群的马车跑到鬼谷外,车上的诸国重臣纷繁约请王利到我国任职。

师父,那院子的技法那几个月都换了两遍了。你看看怎么样学生们一个个的都要排到我房间门口了!七娘站在王利旁边抱怨的协议。

“教不择类,那些学员都是各诸侯国精英中的精英了。后世风云万变的人物都会从此间出来呀!”王诩抚着胡须说道。

大大的授课厅内,满满的坐了一地的人。曹沫和多少个隋朝来的贵族学生排在了最末边。

“除了周室和东晋基本各国都来认了吧!那正是够排场的!”鲁国的A对曹翙他们协商。

“可不是,那鬼谷老师正是厉害。唐代不来听说是鲍叔牙怕纷扰了教授的清修吧!”学生B说道,“曹翙,你不在乡里不错种地跑到那边来做吗?”

“我就是凑凑热闹,顺带看看那神话中的鬼谷老师!”曹翙淡淡笑着说道。

正说笑间,王利从室外踱着方步走了进去。喧闹的体育场合刹那间坦然了下去,所有的学童都临襟正坐,大气不出,生怕惊扰了王禅老祖。

诸君不必拘泥,你们所来之事我已经明白。王禅望着台下的学生们协商,我所能传授的大半都是些微末之技,既然大家都想要学,我就倾囊而授。希望各位在学成未来能悯天下百姓的百姓之苦,而不是王霸之术争强好胜。

学员们纷纭应道。

王利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明天就由老夫助教万物生长之术,通俗点也就是耕地吧!”

台下立即一片嗡嗡之声。

那老师开玩笑吗!大家大老远赶过来就是学种地的?

呸!种地那种业务还用学吧?

额……这老师不是个骗子吧!

王禅在台上如故淡淡的笑着看人们,缓缓说道:“欲求其速,往往不达,或过犹不及。农耕之术学习为三年之期。诸位不愿意学的话可以退出鬼谷。”

七个月后,鬼谷的体育场馆里只剩余为数不多的几人,看来众多的学习者面对农桑之术着实并不喜欢,他们来往大抵是想上学王霸权术或用兵之道。而清朝近日虽说富有起色却尚未成为所谓的大国,唯独吴国的学生对此感触极深,反倒尽数留了下来,但即使如此他们也都隐隐有了退意。

这一日,曹翙独自一人在鬼谷林中散步。倒也不是他欣赏独自一人,吴国前来的学习者大多是王公贵族之家,唯独曹沫是所谓的山乡小民,自是不可以走到一块。曹沫对此倒无甚感觉,只是对王禅老祖所教师的农桑之术颇为混沌,并未看到任何可以之处。心下正寻思是或不是就此退去。突然见到林间一团白色事物从树梢一闪而下,曹沫心下大惊,飞速定睛看去,却见一大白猿端立在身前对自己呲牙咧嘴如同要赶自己离开。曹沫心下不爽,正要发作。白猿却转身向前,捡起一根枯木棍,急匆匆的奔到一棵大松树下。曹翙质疑的跟了上来,见到大青Panasonic一只白色的小猿正哆哆嗦嗦的半蹲在地上,眼前不远处正有一条紫灰色的大蛇蜿蜒而至。大白猿见此甚是焦急,连连舞入手中的木棒驱赶大蛇。大蛇见到到嘴的事物居然还有人拦住,立即大怒,嘴中蛇信急吐,嘶嘶有声。曹沫见此正欲上前救助驱赶,却见大白猿似乎胸有成竹的端立在大蛇前面,手中木棍连连挥动,引得大蛇直欲挺起上半身扑咬木棒。曹翙突然心有所感,停住向前的步子,牢牢瞅着白猿与大蛇的搏斗。

大白猿见到曹翙没有上前,更是全身心的与大蛇缠斗起来。大蛇围着七只白猿来回爬行,却一味未找到合适的时机,反倒挨了成百上千木棒。怒气上来,直直的挺着上半身,吐信扑向木棍。大白猿却好整以暇的往返引逗,不消多时,大蛇就如气力耗尽,兀然盘身而起,向着草丛爬去。大白猿见大蛇退走,持棍紧追上前,却奇怪大蛇看似败退,反倒蓄力咬去,一口正咬在白猿的左脚之上。白猿大怒之下,用棍猛击蛇头,大蛇盛怒之下,亦用肉体牢牢缠向白猿。可惜大蛇此前用度体力过多,不消多时,缠着白猿的人身无力的滑下,蛇头已经碎成一片。

曹沫看到那箭在弦上的一幕连忙跑向大白猿,却见白猿已经奄奄一息。小白猿见到大白猿欲死亦爬到身边,哀鸣不已。曹沫瞧着大蛇死去的地点,正开着几朵蓝灰色小花,在遍地的绿草之中格外显眼。突然想起起民间所说蛇行之处,必有药草。马上来了振奋,趴在大白猿身上吸出紫粉色的毒血,然后挤出蓝黄色小花的药汁,敷在大白猿的腿伤之上。小白猿呆呆的少时探访曹沫一会儿看看不停动弹的大白猿。做完这个,曹沫亦是累出一身汗,望着大白猿呼吸渐渐安静,曹沫的心才放了下去。

直到金乌西坠,大白猿才缓过气来,定定的望着守了一早上的曹翙,拉着小白猿如人一般躬身行礼,随即招手让曹翙随他们离开。直至一林间石洞,洞口被枯草树枝掩饰,若不留神还以为只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森林。曹翙心下甚异,暗中思付此猿绝非等闲。待进到洞中,却见石桌石椅浑然天成,好似神仙洞府一般。正中桌上竟然还摆着三册竹简,而大白猿在小白猿的携手下正坐到桌椅下的阶梯上,随后对小白猿吱吱几声,小白猿听后如人相像点点头,随后将桌上的竹简取下来递到曹翙手中。曹沫低头看去,竹简上独家写着《兵势》、《兵诡》、《兵决》,而署名正是王利。曹翙质疑的向大白猿看去,却见大白猿扬眉吐气的指着王禅老祖居所的矛头,又伏乞指指那里,嘴里吱吱有声,似乎在诉说极度骄傲的事情。曹翙反复看了半天,总算了然了白猿的意味。原来大小白猿久居与此,早已熟练了王禅老祖的行踪,随后竟然冒险溜到她的书屋盗取了兵书,藏在那边。曹沫收起兵书,向白猿道谢。大白猿指指自己受伤的腿,让小白猿送曹翙出了洞。

月下,曹翙驱马飞驰离开了鬼谷,直奔鲁地而去。

身后白猿的洞府在月光下没有不见,灰袍的王利和紫衣的七娘端立与此。

“师傅,你怎么驾驭曹翙不会把兵书还给您啊?”七娘困惑的问道。

“农桑之术我怕她一度经听的感冒了吗!而且他眼里流表露的利益太通晓了。出人数地大约就是他来此处的绝无仅有目的了!”鬼谷子抚着胡须说道。

“这么便宜的人怎么还要传他兵书?还有我们为何要援救魏国呀?”七娘继续问道。

“至少曹刿心地不坏啊!北周,现在还不是她们的稠人广众啊!只怕桓公心高气傲,自以为有了鲍叔牙、管敬仲就能立刻强大。武周,就到底给她的一个教训呢!”王利说道,“有时候败北了,才有可能走的更远!”

公元前684年,姜小白不顾管敬仲、鲍叔牙的劝告,以宋国助公子纠争夺王位为由极力伐鲁。意欲给诸侯国树立一个犯者必诛的映像。十余万齐军威压郑国边陲,姬同率数万鲁军迎敌。战前曹翙觐见,为姬同详细筹划。齐鲁两军战于长勺,曹沫根据《兵势》所言结合白猿博蛇的实例提出: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,以自己之盈克彼之捷的大军理论,以少胜多,大破齐军。随后又依据《兵诡》之书,“望其旗糜”谨慎的穷追猛打齐军。

临淄齐

姜小白看着殿下行事极为谨慎的众臣,突然大笑起来。

数倍鲁军,伐鲁力克!

管敬仲,你来说说大王我错在哪里?齐桓公看着台下的管敬仲说道。

不知所谓!大王昔日伐鲁折桂只是万幸,后日伐鲁小胜乃是常道。管敬仲正色说道,郑国虽小,却胜在民意之向。我后晋虽强,却败在民心不齐。自大王上位以来,可曾为梁国全员做过一件富强之事?

说得好!说下去!姜小白说道。

高手喜欢穿蓝色的衣装,而一匹青色的布顶的上数十匹素色的布。那后天大王看看那殿上有几位不是蓝色的衣裳?民间的人民都以穿灰色衣裳为荣,有黄色衣服的得意,没有的则低头颓废。上行则下效,大王你认为如何?管敬仲继续说道。

姜小白听罢,扯下红色的绥带扔在朝堂之下。我看不惯黑色的天气温度!姜小白狠狠的商事。

管子看了姜小白一眼继续说道:“欲强与外,必先强与内。今玄汉内给尚不足,怎么能冒然立威与诸侯国!臣欲变法强国,请大王准之,三年以内,必见作用。”

姜小白看了看鲍叔牙,后者微微点头。

准!姜小白说道。

从那之后,管子的变法开始举办起来。(设立女闾,最早的妓院当真为明代引发了很多的美貌,诸多秦、晋之人多为此来齐)

三年后,公元前681年,姜小白再一次指点齐军攻伐赵国,大胜鲁军。姬同割遂邑之地求和,双方会盟与柯。宴席时期,曹沫假借敬酒之名,以匕首勒迫姜小白归还遂邑之地。姜小白迫于时势,被迫允许。事后,管子劝诫想要反悔的姜小白归还了鲁地,却仍派人射杀了威吓桓公的曹翙。鲍叔牙得知此事后感慨道:“大王之口既出,则必应之。然王威仍不足,齐有管敬仲,国必无虞!”

姜小白归还鲁地的举止无疑在诸侯国之间确立了极好的威望,一时间来回齐地的诸侯国甚重。而藉此机会,姜小白应用管敬仲“近交远攻,尊王攘夷”之策与公元前679年在甄地会盟四国诸侯,史称“九合诸侯”,北齐的新生事物正在蓬勃发展期间无二。

公元前651年,在带队七国诸侯征伐宋国五年后,姜小白在葵丘进行会盟。周王室派宰孔插足参预。

齐桓公恭敬的站在路边,等候着宰孔的车马走过。

“齐小白小白无需跪拜!”宰孔在车上说道。

听见那里,姜小白下拜的肉体犹豫了瞬间,管敬仲在一旁轻轻拉了拉姜小白的裤脚。

“小白不敢!”随即恭敬的行跪拜之礼,似乎一个常备的诸侯国主。

史称“葵丘会盟“。

(近日翻新的很慢呢!实在是,近日去了首都培育,然后工作的业务也是一大堆烦心的很!看到大家都有催我的,首先说个对不起,我有限支撑不会断更,可能只是会微微晚一些。会抓紧进程的!而且这一篇说实话写的团结也不是很满足,前边曹沫的作业写的有些复杂,不过长勺之战确实是值得一写的,历史上闻明的以少胜多的战役《左传》也是有记载的。然后姜小白葵丘会盟的事情包括管仲变法都写得有些简略,平铺直述了部分。时期根本了写了一下紫服的政工,那着实是现实,但是是管敬仲和齐桓公私下的对话而已。关于七国诸侯伐楚也是挺逗的一件业务,当年卫中废公认为赵国东夷之地,自己喜欢的跑过去打架,结果被俘了。后来周王室说你放回来吗!赵国做了个纸船,结果周昭王就死在鸭绿江了。所未来晋伐楚的时候,宋国说你们周王回没回去你去问话汉江吧!后边的话就该进入姬重耳的一代,再然后小说几乎就可以进来正题了,三方势力在江湖的个别代言人就要司空眼惯了,那真是中华历史上最妙的时代,比三国、五代十国那么些时候都要美丽非凡。)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