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知天文 下知大巴(5)

一号线:四惠东-苹果园《四》

图片 1

复兴门立交桥

复兴门站

离了西单往东走,下一站就是复兴门站。

复兴门和建国门一样,都以老城墙上扒开的缺口,复兴门是1941年由长安门改过来的名目——取国家再生昌盛之意。


南礼士路

名字很怪对不对?

可是听起来文质彬彬的,那种地名八成是改过来的,而且原来的名字并不佳看——驴市路。(万幸不是驴屎路。)

在20世纪的前四十年,日本首都城向阳门头沟等淮上区的畅通非凡艰巨,于是在东安门邻近租驴前往,成了当下普通家庭的一流选项。

从而在合意门邻近出现了一条“驴市路”,专供行人租驴西去。

与此同时当时在隔壁还有闻名的白云观,此处日常举行庙会,于是骑驴游白云观就成了马上的时髦。

以至于解放后,在调动地名时,由于那里已不复租驴,且“驴市路”不够高雅,就将此路改称礼士路,而此路的南段,就成了南礼士路。

说到此处想到了华夏的马路,为何叫马路啊?明明是人走的。

网上还有段子说有人拿那事刁难大家周总理,总理回答说走的是马克思主义道路。

实则,我们走的还真是2个姓马,然则她是旁人,翻译的名字才姓马。此人叫马卡丹,由于他先提出来了铺设新路的方法,为了尊重原创,大家就管那种路叫马路了。

上世纪30年份电影《马路天使》风靡全国,马路那个词飞快被人们接受了,以至于今后还这么顺口叫着。


木樨地

那又是个令人摸不着头脑的地名,很五个人怕是连樨字都不认识。

不满的是,那又是2个因为原地名不优雅,换字不换音的改法。

原来叫苜蓿地。

苜蓿是个什么样东西啊?

一种植物,是喂马的上好料。

上文说过老东京(Tokyo)西头,出了复兴门就是外城了,高大的城门楼一关,想进城买点东西都难,可以说连城乡结合部都不如,别看今朝都以三环的风水宝地。

那地儿人不多,杂草丛生,但苜蓿长的好,人们就把那叫苜蓿地了。

也有一种说法是那里曾种植过众多桂花,因桂花树统称木犀,“樨”与“犀”同音义,木樨地即桂花之地。以往主流的响动是第二种,即木樨地是由苜蓿地演化过来的。


队容博物馆站

次站因为临近中国全员革命武装力量博物馆站而得名。

军博站是1号线和9号线的交界处,又因为临近新加坡西站,所以客流量巨大。

不巧的是,那里的山势结构极其复杂。

1号线先修的,后来9号线在此地交汇,除去砾岩地形的麻烦,玉渊潭的水也在此处下渗。

往下挖深8米就是包罗水层,后来九号线硬是沉到地下35米才开挖成功。

但1号线和9号线中间隔着含水层,由此军博站的埋深也是成立了笔录的。

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筹建于1956年,是向国庆10周年献礼的都城十大建筑之一。

是中国无双的巨型综合性军事历史博物馆,级别很高,属于副军级单位。


公主坟

甭管对于东京人照旧异乡来京的游人,公主坟的盛名度是一定高的,但第两次听总觉得有点不吉利,干嘛拿一坟给起名字呀?

咱俩先看看民间故事的公主坟。

清朝,离玉渊潭南边不远,有一座大坟头,人们都叫它公主坟。终归是哪1个人公主的坟呢?

传说,乾隆大帝派人拆明陵给本人修陵寝,刘崇如奏本,参圣上五个挖坟掘墓之罪。

爱新觉罗·弘历不能够抵赖,只得准奏,自身定了个发配江南。

实属发配,实际上是一不穿罪衣,二不戴刑枷,只是换上便衣小帽步行罢了。刘罗锅、和坤一路接着。

那是爱新觉罗·弘历第六次步行到民间,对什么样都感到新鲜。

一路上指指划划,不知不觉日头落山了,乾隆大帝感到又累又饿。

她们走进三个小村落,来到一户门前,和坤前去扣门,开门的是个老年人。

长辈看他们模样不象是恶人,就把他们让进屋里,叫女儿为3人客人准备饭。

老人的孙女唯有十四 、陆周岁,穿的纵然破旧,但压根儿利索,显得卓殊动人。

不大工夫,女孩端上几碗百废俱兴的米糊和一大海碗白薯。

三人饿急了,吃的还真香。

其次天,他们一出门,看见小姨娘比昨日早上显得更秀美了。

乾隆帝很喜爱那一个丫头,就对老前辈说:“老人家,你要乐意,就让您的姑娘给自个儿做干闺女吧!”

长辈一听很欢娱,就让孙女过来拜见了干老子。

清高宗掏出一锭银子对先辈说:“拿去给男女做几件衣装吧。”

又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,递给孙女,“孩儿如遇急难,可拿它到首都找作者,只要一打听皇……”,那时刘石庵哼了一声,接着说:“打听皇家大院!”
弘历忙改口:“对!对!皇家大院。”

几年后,赶上连年闹患难。

父女俩实在过不下去了,只能到巴黎市来找孙女的干老子。

父女俩千辛万苦来到Hong Kong市,找遍日本东京城里的黄家大院,就是没找到干老子的家。

万事初阶难,只得白天沿街要饭,上午缩在墙根或破庙里过夜。

老辈年纪大了,熬可是那苦日子,得了重病,姑娘愁得只是哭,不能。

那天一大早,姑娘急的实际无奈,一人在护城河边痛哭。

说来也巧,那时刘罗锅正好出来走走,听见那哭声悲切,便寻声而来。

孙女见有人来,快捷止住哭声。抬头一瞅,不觉怔住了:那人不就是随干爹一起到作者家的那位先生吗?那可有救了。

及上午前双膝一跪,这一跪倒把刘罗锅弄糊涂了。

她仔细一看,认出来了,噢,是太岁的干闺女!

于是乎,他问明原因,就把老一辈和女儿接到了府中。

到了府上,爷俩才晓得,干老子原来就是弘历太岁,接她们的莘莘学子是首相刘石庵,“皇家大院”指的是王宫。

第三天一早儿,刘崇如带着父女俩进宫去见爱新觉罗·弘历。

话说乾隆帝回宫后,早把干闺女的事忘了,方今一提才想起来,可她怕别人知道那件事笑话圣上和乡下佬攀亲,想赖亲。

可父女俩手中有和好的黄手帕,又有刘石庵作证,怎么赖得掉?

没辙,只可以把二个人宣进宫来,找了个住处。

没成想皇城里尽管不愁吃、不愁穿,可繁文褥节多得尤其,皇亲国戚、文武百官、待卫太监都是势利眼,老人家可受不了。

理所当然就是病歪歪的血肉之躯,再加连惊带吓,没多少日子就死了。夭折以前,嘱咐外孙女把他的尸骨葬在本乡。

打那儿以往,就剩下姑娘1人孤孤怜伶地呆在宫里,每一天缅想爹爹。

幼女有话无处说,皇妃、公主见他长得有滋有味,很嫉妒她,日常冷言冷语地嘲笑她;王爷、太子见他长得端在秀丽,都对她不怀好意,总想欺侮他;姑娘整天眼泪泡着心,日久天长,就憋出病来了。

没多少日子,姑娘就病得那些了,几防城港米没沾牙,昏昏沉沉的。

宫娥那才害了怕,回禀了国王。

乾隆大帝无奈,只可以来看她,可孙女已经病得12分了。

第壹天,姑娘就死了。宫女禀报了乾隆大帝,说女儿临死前必要国王把他和她生父的尸骨葬到家乡去。

乾隆帝说:“埋了算了!”

此刻,正好刘罗锅进宫,听到这话心里很不乐意,抢上一步,拱手道:“启禀万岁,臣有一事不明。”

乾隆帝一听,如同2只挨了一棒,他就怕听到刘罗锅那句话。

刘石庵只顾说道:“那位公主即便不是国王亲生,可却是您自身认的干孙女啊!并且留有信物,就这么草草葬了,万岁脸上可不光彩呀!”

清高宗心想:“越怕你你越来,好困窘呀!”

有刘罗锅这儿瞅着啊,清高宗只可以传旨,按公主的葬礼,把孙女葬在了翠微路那地点。

大千世界都管那座坟叫公主坟。年长日久,周围长满了杂草。

以至于解放前,那座孤坟还孤单单地立在那里,似乎姑娘生前在王宫里同样凄凉、冷清。

还有另一个本子说葬的是清时唯一的汉人公主-孔四贞。

孔四贞的阿爸孔有德,是和吴三桂同被封王的汉人。

一贯驻守在云南,后来被大西军李定国围困,手刃妻妾,闭门自焚而亡。

大西军进城后,杀了孔氏全家,唯有孙女孔四贞被部下救了出来。

顺治知道后感觉吃惊,给予了孔有德很高的待遇,不但厚葬孔有德,还将孔四贞送入宫中由太后扶养,后来又封为和硕格格。

孔四贞十六周岁时,孝庄文皇后皇太后曾打算把她嫁给清世祖为妃,福临太岁本身也有其一心愿。

但她却注脚,自幼父母作主,已经许配给其父的部将孙龙之子孙延龄。

皇太后不好勉强,只得给她们结合,并赐第地安门外。

玄烨五年,孔四贞因人数众多,开支浩繁,向朝廷提议就食安徽的请求。

康熙帝准许了他的呼吁,并任命孙延龄为新疆主力。孔、孙举家南迁,从此一贯住在山西。

新兴孙延龄被杀,和硕公主死后葬到了上海,是为公主坟。

再有3个版本记载此地葬的是嘉庆帝天子的八个丫头-和硕公主和固伦公主。

鉴于四人长逝相隔时间相当长,就将三个人葬于一处。

在新加坡市西郊有很多公主的王陵,但却很少有亲王贝勒的。

那就是封建主义重男轻女的后果,皇家也不例外。

北魏的祖制,公主下嫁,死后不得入王陵,也不可以进公婆墓地,必须另建坟莹。

所以,在京城人的口里,提到公主坟多少都带点凄凉的痛感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