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神宇宙(8-2)

原创连载

序言及卷首链接

上一章

第八卷 三攻西岐

其次章 双头并进

朝歌的出兵令很快传到了紫寿直属的穿云军团,军司令员陈梧康乐,他日盼夜盼了一年多,终于等来那些报仇雪恨的机遇。

陈梧立即进行军事会议,命令副官贺申,召集三位师元帅焦镇、张智雄、卜同正前来议事。陈梧当场发表要以全军之力,彻底灭掉西岐,杀死周武王、太公望,为四哥报仇!

见陈梧下定狠心,焦镇、张智雄、卜同欢呼雀跃,终于等到那么些建功立业的机会.

贺申则面有愁色:“军上校,不是我泼你冷水,现在的西岐军今非昔比,西野门势力愈加跋扈。大家只要要一举灭掉西岐,以那两亿五千万的兵力肯定是不够的。所以紫寿会长给大家的通令是寻觅闯出渭水的西岐军主力,予以解决。大家的靶子照旧不要定得太高了!以成功会长交予的既定职务为好!”

陈梧:(怒)贺申,你那越当兵越回去啊!不想当将军的新兵不是好兵,不想超额落成任务的名将不是好儒将!西岐星有怎么着惊天动地,不就是幸运赢了自身殷商军两次啊?我敢说,以自我堂弟潼关军团的实力,即使不是西岐用了哪些阴谋诡计,他们相对不能赢!

贺申:军将官,所谓兵不厌诈,西岐用阴谋诡计也是不出所料。前车之鉴、后车之师,要为陈桐军军长报仇,大家就要步步小心谨慎。其实,我认为紫寿会长的命令是不利的,只要寻找并扫荡西岐军在外头的主力,才能增添消灭西岐的胜算。而且,倘使大家违背会长和卓尔文大中将的授命,后果您是知情的!

贺申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,别说陈梧,就连焦镇、张智雄、卜同也不由面面相觑。

自西野门不甘被灭,弟子于各省纷纭起义,紫寿目睹在殷商军中隐藏着这么多的西野门潜在弟子,对下属们早已尤其不信任,反而更类似星龙社、调查处、情报处。即使死不悔改,引发了紫寿的怀疑,就到底一个军中校,只怕也性命难保。

想开那里,陈梧立刻像泄了气的气球,缓缓坐下,语气也温度下降了重重:“那贺申你觉得应该怎么做?”

贺申:严俊执行朝歌军令,立时出发,直扑凤鸣星。那三次施行职分的不但是大家,还有来自朱庇特星的临潼军团。您是知道的,临潼军少校张凤与你们兄弟,向来是面和心不合。假设本次让他先捕捉到叛军主力,立了大功,将来在殷商军中我们就更抬不上马了。所以这一次义务,您先放下私仇,引导大家穿云军团超过立功,压张凤一头,那才是必不可缺重点。

一席话让陈梧、焦镇、张智雄、卜同都一连点头。他们迅即下令全军出动,以焦镇的金甲师团为前锋,直扑凤鸣星。但有两件事,陈梧等人相对没有想到。

一是张凤也满怀领先立功的一样想法,十万火急地派出了上面的银鳞师团,目的一致是凤鸣星。于是,这颗被西岐军刚刚占据不久的中等行星,同时遭到北部与西方多个趋势上重兵夹击。

二是,就在穿云军团出征的刹那间,两组密电电波从差别方向传到了西岐星,不用几分钟,译文便到了吕牙手里。

吕望看清电文,疾速找到正在观测全息星际图的周武王。

周武王看清电报,颇为震惊:“他们竟然来得如此快,而且凸显这么猛?五亿部队不是为了直接攻击西岐,居然是想扑灭我一亿八千万的西野军团。”

吕望:那我们是还是不是通报西宫适,除了留给少数军事开展纷扰战外,军团主力回到渭水内休整?

周武王:不,大家刚出渭水,立刻赶回,一定会军心动摇,也会错过新开拓区人民对大家的自信心。大家要赢这一仗,而且要赢在渭水之外,让紫寿知道我们不靠渭水、岐山的危险区也如出一辙能打胜仗。

吕望:可是仇人兵力接近我主力军的三倍,张凤是个大战狂,陈梧与自身西岐有血海深仇,他们肯定会全力地围攻我军。即使硬碰硬,肯定会伤亡惨重,要是青龙星的滕蛇军团再趁机出击,南宫适他们就危险了。

周武王分析说:

”放心,滕蛇军团的枪杆子素养还尚无晋级上来,又是在近似彗星的故土应战,一旦战况不利,大多数滕蛇官兵会溜回各自本土自保。那就是兵法上说的“散地”。

詹克·桑度别看是个黑人,对大家震旦星东方兵法,也是尤其娴熟的。如若不是迫不得已,他不会主动出击。

关于仇敌的两大军团,大家的确不可能硬碰硬,要布告西宫适利用凤鸣、龙吟、虎啸多个不大不小行星为基点,充裕利用运动战消灭敌人。

只要这一仗打赢了,就可以影响九星,假设打输了,大家缩回西岐星,将士气大衰,推断五年之内都无法再出征。

之所以,大家只能够胜,不可以输啊!”

太公望:驾驭!好在四师兄早早安插了“暗棋”,我们就上演一出好戏吧!

周武王:(笑)你怎么跟洛汾臣平等,也演戏上瘾了?

太公望:(笑)人生如戏嘛!但不管在舞台上,照旧舞台下,我们都要认真面对,才能将总体不容许变成可能!

周武王:对,我们拭目以待吧!

就在两位西岐军高层人物定下大略方针的一钟头后,凤鸣星附近已经面世了穿云军团之金甲师团的部队,其行军速度之快,真是令人瞠目结舌。

但是,见惯司空,迎面一路殷商军重兵也是扑面而来,看舰船标记,无疑是临潼军团之银鳞师团。

两位师师长焦镇、肖金,见迎面撞上,自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回避,便打开全息印象联络器,直接聊了起来。

焦镇:肖金,你来得够快的?

肖金:焦镇,你来得也不慢啊!

焦镇:大老远从朱庇特星来到,累了吗?你们临潼军团就先休息休息,姐夫自身吃个亏,替你们打个前站。

肖金:嘿嘿,焦小叔子,你们从震旦星区域赶来,也不算近呀!贵部队先去青龙星吃好喝好,其余事你就不要管了!

焦镇:(不满)你那小老弟说话,我就不爱听,什么叫别管了?我也是为你们好!那凤鸣星是叛军主力总部所在,大家共同行走,却发现航程大约是直通。那之中肯定有难点,有雷我趟,有功你拿,何地找这么好的作业?

肖金:那工作实在好,不如大家沟通吧!我去把潜伏引出来,你来等着拿功劳,欠可以吗?

焦镇:你的意趣是,没得协商了?

肖金:(变色)废话,我们是兵家,又不是书呆子,研究什么?何人有本事哪个人抢头功!(转向部下们)全军出击,目标凤鸣星,何人敢拦大家路,格杀勿论!

焦镇:(回头)立刻出发,佛挡杀佛、魔挡杀魔,给本人拿下凤鸣星!

两位师元帅下令,部下们何人敢不听?他们竞相地飞向凤鸣星。固然两军团相互间舰船有了碰撞,也是不管不顾、野蛮行进,反正只要不相互开炮就不算内争,没有违反紫寿会长“内争视同叛乱”的严令。

就在相距凤鸣星还有相当钟航程时,看似广阔无垠的太空,突然冒出数不清的自行防御炮,激光如倾盆小雨发射过来。早有预备的两大师团立时各出绝招。

只见焦镇的金甲师团,所有舰艇浑身发出金光,任由敌人激光猛烈,在金光护罩面前却似乎浪拍巨岩,立即消散。

护罩可以遮挡外来冲击,却不会阻碍内部激光的对外发出,更就如给舰船们裹上的确有力的金甲。随着船体前行,就终于最常见的冲锋舰,也能以护罩金光将防守炮撞得粉碎。

肖金的银鳞师团更绝,随着银光眨眼间闪,该师团所有军舰如同披上鱼鳞一般,激光射来,竟然被折射开去。

不仅如此,银鳞就如可以随着舰船指挥者操纵能拓展任何角度的微调,各船之间早有默契,通过N次折射,所有攻来的激光都回返原处,反而将义军发射源击毁。

互不示弱的两岸如同此势不可当地前进冲锋,时而相互推搡,又弹指间并肩应战。

一亿四千万部队很快突破了沿途所有防线,直逼凤鸣星。就算两位师司令员很奇怪,为啥所有的守护都是由活动系统形成,而看不到半个叛军兵卒?但是既然冲向凤鸣星的通道已经打开,那曾经远非什么样可以多想的,只有进攻、进攻,再出击!

两者交火机护送着主舰与登陆艇陆续下跌大地,突袭战队展开至上而下的保安行动。西岐军也出动了大气机器人围攻过来。更可气的是,这么些机器人本来是当地领主为了幸免叛军所成立,现在却被用来应付殷商军。

在枪林光雨中,肖金、焦镇独家指点部属冲向敌群。来到机器人面前,肖金手中激光枪化为光戟,焦镇手中激光枪则化为光剑,多个人毫不留情地对攻击过来的机器人举行劈砍。

尚书都这样投入,部下们什么人敢懈怠?如浪潮般涌来的机器人大军,没用多久便被殷商军的黑黝黝海洋所淹没。

凤鸣北帝城好像并无百姓,残余机器人退守城中巷战,殷商军陆战兵从随地涌来,每个机器人至少要对付三十个身经百战的精兵,它们哪里是敌方?有的机器人面对重重包围的仇敌,因为不知底应该向什么人开枪,程序错乱竟然导致死机。

就那样,攻打主城的两百万殷商军仅仅伤亡了不到三万人,便成功攻克了该区域。

但是,令焦镇和肖金颓唐的是,城中除了机器人,如故没有半个叛军。

通过对敌人留下电脑资料的询问,他们才了解,早在半小时前,西宫适便指点军团总部奉命撤离了凤鸣星,临走前他们还激活了原领主留下的享有陆战机器人。

浪费了那样多时间,竟然只是夺取一座空城,那让两位师上校极端不甘心。他们望到照旧挂在正堂上的西野军旗,猛地不约而同、跃起扑向军旗。

多人各拽住军旗一端,互不相让,双方部下也是一发千钧。

焦镇:是大家金甲师团先攻进那一个指挥部的,那军旗应该归大家!你松手!

肖金:放屁,如果不是大家银鳞师团先砍下那破城,你能进那指挥部吗?军旗应该归大家!

两位师将官开始撕抢,他们的下级也开首相互殴打,眼看视同叛乱的同室操戈即将不可防止。

不过就在那时,城外传来一阵爆炸声。焦镇与肖金心中大惊,大概同时扔掉军旗,带着各自尚未正式开打的下级奔向城墙。

她们上城一看,四面八方都出现高举西野旗帜的精兵以及含有“西野”字样的各项战车、大炮,正对主城发动攻击。

是因为此时夜间已黑,就算他们以探照灯等光源进行照明,依然不可能断定出仇敌的来历,唯有倒下的经理能持续提醒她们那不是梦,而是正亲身体会的现实性。

作战不知持续了多长期,当她们在舰艇掩护下发动了冲刺,仇人的抢攻最后被克服,没有其它敌人逃离阵地。

冲到跟前的他俩,才意识原先进攻自己的照样是机器人,只是这一次穿上了赤红色的战斗服。而所谓的各项战车,竟然是以村办小车拉长激光武器,涂上“西野”字样,看起来那是西岐军送给他们的“礼物”。

在收获物资的题目上,双方又生出了争吵,假设不是陈梧与张凤及时来到,只怕内乱血斗都是难免。

两位师中将表面相互一团和气,当着对方的面,马上训斥起自己麾下。

张凤:肖金你这一个笨蛋,我们须求的不是一堆废铜烂铁,而是西宫适这样叛党的人口。

陈梧:焦镇你那傻瓜,占领一座空城有怎么样值得炫耀?那样的武功只好让客人笑话。

张凤:听着,肖金,咱们是来镇压叛党的,不是来跟友军起内争的,你当成丢尽了自我的脸。

陈梧:焦镇,你要留意!我们的仇敌是西岐军,不是温馨的友军。如果临潼军团那么想要那座城,就让给他们。反正大家不是来打城的,大家是来打叛军的,就让他们守那座城就是,大家可以延续出动嘛!

张凤:肖金,你看看,这都是些什么?破机器人加破车,也能算缴获敌人的生产资料吗?何人要给哪个人,我们又不是收破烂的,不须求靠卖废铁赚军费。那多少个收购废品的友军,生活太苦,让给他们去补些家用嘛!

陈梧:焦镇,你看见,一座空城打下来,可是唯有一面破旗子,抢哪边抢?弄得跟没见过世面似的,有本事去缴获叛军一艘主力舰,拿旗子糊弄事,那是大家从震旦星来的王牌军的作风吗?你就让让这个从边关来的,不识大体的乡巴佬吧!

张凤:(愤怒下转向陈梧)陈梧,你说哪个人是从边关来的乡巴佬?!

陈梧:(也气愤转向张凤)张凤,你刚才说何人是收垃圾的?

张凤:我报告您陈梧,你们穿云军团隶属朝歌,大家临潼军团也附设朝歌,你少瞧不起人!

陈梧:呸,都属于朝歌如何?都是紫寿会长的直属部队又如何?若是都同一,为何你们被派到最西部守朱庇特星,大家围绕震旦星、保卫朝歌?什么人强何人弱,还不是洞察吗?

张凤:大家这叫镇守一方,你们那帮没用的,才留在后方!

陈梧:你说什么人没用,我踢死你!

张凤:来啊,我早就想宰了您!

两位军少校当时快要拳脚相加,刚才还险些兵刃相向的焦镇、肖金反而赶紧拦住自己的顶头上司。如若真让那两位打起来,事情闹上去,那么只怕八个军团都要受到严刻的处分。

就在一团热闹的时候,不知从哪个地方传出悦耳的灵敏妙音:“我还以为穿云、临潼两大军团只是对仇人所向无前,原来对友好人也是使劲、威猛无比。真是尽显我们殷商军的龙行虎步啊!”

如此嘈杂的条件下,那声音却鲜明地响在各样人的耳边,让将士们颇为吃惊。陈梧和张凤循声望去,暗暗心惊,因为来人居然是新任命的殷商会情报处副村长胡喜媚。

即使如此情报处名义上只隶属殷商会社团,但其工作范围遍及所有星系,更是紫寿控制全星系的严重性手段之一。要是他们五个军大校内乱的业务被音信处传上去,那可真是大大不妙。

陈梧和张凤须臾间“怒面换笑脸”,高兴地迎过去。

张凤:哎哎,那不是胡镇长吗?我们不过好久不见了!

胡喜媚:(笑)是吧?很久了呢?你张军校官是妃嫔多忘事吧!你上个月去朝歌开会,不是大家还碰过面吗?

张凤:我们早已有一个月没见了吧?我怎么觉得好像一年没见似的,哎哎真是太怀念你了。

陈梧:哼,说什么样悬念。你牵肠挂肚胡镇长干什么?

张凤:(瞪眼)你管吗?有你怎么事?

陈梧:胡处长,你可要小心!张凤是好色出了名的,他牵挂你,可没什么好事!

张凤:(怒)你怎么说话呢?

胡喜媚:好了,好了,你们多个那是为啥啊?紫寿会长可是平常说二位都是本人殷商军的栋梁之才,精诚团结是出了名的,怎么一会合就跟掐架的公鸡似的。难道紫寿会长判断有误,是否内需我提供点新闻给她校正一下?

陈梧:(惊)胡科长,别误会,我跟张凤那是……那是老相识。男人之间嘛!开心旷神怡,打打闹闹是再正常不过的!

张凤:(忙说)对,对,对,大家一贯很团结的,紫寿会长说得一些都未曾错,要不然怎么派大家多个军团来同盟镇压叛军呢?

胡喜媚:嗯,我想也是,紫寿会长怎么会咬定错吧?

陈梧:对了,胡村长,你怎么来了?

胡喜媚:我也是奉命而来啊!你们此次职责在于消灭西岐军主力,情报工作格外重点,所以自己是派来合作你们办事的。好了,别让自己在外边跟你们聊了,紫寿会长命令,遭遇你们会合,便立即由自身开通“远程星际全息联络器”,会长将亲自传达命令。赶紧进城,遵从会长调遣吧!

张凤、陈梧:(立正敬礼)是!

下一章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